独家报道 国内动态 国外动态 企业新闻 市场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资讯 主题站
收购Alstom电力业务一年后 在中国风电市场边缘化的GE拿出了大动作
发布时间:2016-11-28   浏览次数:169

GE可再生能源集团在中国的员工数量明年将达到4000人,相比目前翻番,这相当于通用电气(下称GE)中国雇员总数的约1/6

这一变化缘于GE对于丹麦艾尔姆风能叶片制品公司(LM,下称艾尔姆)的收购。为了将全球最大的独立风机叶片制造商纳入麾下,GE今年10月斥资15亿欧元(约合110亿元人民币)完成了交易。2016年前6个月,艾尔姆的营收和利润分别为4.9亿欧元(约合36亿元人民币)和0.9亿欧元(约合6.6亿元人民币)。

艾尔姆为国内不少风电整机厂提供叶片,在中国拥有三座生产基地,雇员超过2000人。明年初完成并购后,艾尔姆将被纳入GE可再生能源集团,这促成了该集团中国雇员数量短时间内的猛增。

GE可再生能源集团是这家跨国工业巨头最年轻的业务板块,自去年11月从发电集团剥离。收购阿尔斯通电力电网业务的交易也在那时尘埃落定,这也是GE在工业领域最大的一笔并购案,成交价为97亿欧元。

阿尔斯通的燃机等业务被纳入GE发电集团,风电和水电业务划入GE可再生能源集团,由此形成了该集团的三大业务板块:陆上风电、海上风电以及水电。

1125日的一场媒体圆桌论坛上,GE可再生能源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裴柯斯表示,GE和阿尔斯通在新能源领域各有所长,前者更擅长陆上风电业务,阿尔斯通则聚焦于海上风电和水电。

裴柯斯称,在合并一年后,两家公司的业务基本完成了整合。比如阿尔斯通在中国天津的水电工厂已开始为GE可再生能源集团装配风电零部件,这座1995年建成的生产基地还成为了GE发电和石油部门的供应商。

去年底,天津工厂收获了来自三峡集团的新订单,它将为乌东德水电站提供总计5100MW的水力发电机组。在中国水电装机领域,GE保持着20%的市场份额。

裴柯斯表示,GE与阿尔斯通的业务整合已使得供应链方面的成本有所节省。GE三季度报显示,今年前9个月,GE可再生能源集团实现营收65亿美元,利润4亿美元。

不过,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市场,中国对于GE可再生能源集团的贡献算不上高,它目前只是该集团的第五大市场。尤其在中国的风能领域,GE处于相对边缘的地位。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的统计,去年该公司在国内仅完成了110MW的装机量,不到行业龙头金风科技装机量的2%,排名第22位。

裴柯斯打算依靠一系列的新产品改变上述局面,并希望近期让中国市场对GE可再生能源集团的贡献度跃升至前三。

他透露,GE计划在数周后推出低速风机产品。这款2.5MW风机在中国完成设计和制造,主要面对的是国内中低风速区域市场。在三北地区弃风限电依然严峻之时,低风速地区将成为中国风电市场的新引擎。

同时,GE还将在近期宣布建立它在中国的第一个数字化风场,这是GE工业互联网战略的一部分。其预期数字化改造能为风电场提升3%-5%的年发电量收益。

GE可再生能源集团陆上风电大中华区中国总裁李枫认为,国内风电行业“大鱼大肉”的时代已经过去,风电投资者不应该再忙于圈地,而是要经营好每一个投资的风场,这才是能带来长期效益的。

GE还计划进入此前并未涉足的中国海上风电市场。随着完成阿尔斯通的并购,GE补齐了其在海上风机领域的短板。裴柯斯称,他希望很快就能宣布公司在中国的第一个海上风电项目。不过考虑到海上风电市场仍处在摸索期,这一领域显然并非GE的主攻方向。

在风电领域,并购风机叶片生产商艾尔姆后所能带来的回报是GE更为看重的。“GE将不再只是风机整机的生产商,同时也将是主要零部件的供应商。”裴柯斯表示,这项并购将为GE可再生能源集团的财报表现带来相当大的贡献。

全球风电领域的竞争正日渐白热化,行业巨头西门子和歌美飒的合并上个月已尘埃落定,这使得GE面临着不小的压力。根据丹麦风电咨询机构MAKE的数据,按照2015年风机制造商市场份额计算,西门子和歌美飒合并后将占有全球13.4%的市场份额,成为最大的风机制造商,而GE则从第三位退至全球第四。在横向收购无果后,GE选择了纵向扩展,收购上游的风机叶片制造商艾尔姆。

相关新闻

GE收购LM究竟意欲何为?

近日,GE(通用公司)以1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全球最大风电叶片制造商LMGE的这一重大举措让人们对这一交易背后的动机摸不着头脑。这是否是为了提升GE风机机组的价格竞争力?或者是为了GE更容易打入新兴市场,比如印度和非洲国家?再或者是GE是想在LMSiemens/Gamesa日益亲密的关系中建立防守准备?

近些年来叶片领域已经基本变为外包格局

全球风电市场正在不断扩张,到2025年,预计需求将超过67吉瓦。尽管这引发了高度关注,但要把这种需求迅速转化为市场并从中获利正变得越来越困难.新建立的竞价制度带来的亏损压力,也让情况更加复杂。拉丁美洲是研究全球风电新兴市场需求走向一个很好例子,在那里中标价格约为30~40美元/兆瓦时,很明显,风电整机制造商必须找到降低整体成本的方法。

现代风机的性能在200瓦特/平方米达到顶峰(比功率)。这一技术限制是推动风机功率超过2.0~2.5兆瓦,并向3兆瓦以上转移的因素之一。如果简单地制造更大的风机这种方法优势趋于下降的话,那么推动现有设计成本的降低,将开始发挥作用。GE的取胜之道是通过其自有叶片,去掉LM的利润,同时在制造过程中利用LM的固有成本优势,达到成本收益。此过程中的问题就是,LM固定成本是否会超过可变成本带来的收益,而前者会由于叶片体积的缩小(出于竞争因素考虑)而激增。

近些年,在叶片领域内的竞争格局已经大不相同,已经基本变为外包给独立的叶片制造商进行生产。TPI公司在过去的24个月中也加入到了这场全球风电市场狂欢当中,其业务范围包括墨西哥、土耳其和中国。TPI的客户群也在急剧增长。该公司现在全世界范围内向Vestas供应最先进的叶片产品,同时其自身实力也在市场中不断增加。Aeris,一家巴西叶片供应商,也以实现国产化增加收益的同时,帮助Vestas向外包加工的过渡。Aeris还提升了产能以满足GE在巴西的需求,将来随着对LM的收购(LM在巴伊亚有生产设施),计划可能还会有变。LM正努力保持与TPIAeris同一步调,也在土耳其和巴西实施投资,在最近与西门子就联合开发的69米叶片达成的供货协议后,其客户多元化也有所增加。叶片供应战略的趋势看来已经十分明朗,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GE却逆潮流而动,引起众多厂商的极大关注。

交易成败与否取决于未来哪种考虑占据上风

GE的叶片供应毫无疑问将萎缩,其叶片产量将逐渐从TPITecsisMFG转为LM。同时,LM也将失去客源,尽管强调LMGEWind“保持距离”,但再也不会有人承认LM的独立了。考虑到西门子向Winergy齿轮箱长期供货并走向全球市场,他们已经证明了其“准竞争者”的战略布置行之有效。不过这个例子可能只是个案,因为各大风电整机制造商中在关于叶片设计知识产权方面有一种疯狂的执念。GE同样也冒险将其现有供应基地分离出去,因为他们将自己定位为诸如TPITecsis这样的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叶片设计和制造工艺的联合开发可能难以为继,因为GE/LM很快就能学会所有东西。

这笔交易的成败与否就在于将来对下列哪种情况的考虑占据上风:

一、在其他的风机整机商接受GE/LM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的情况下,GE/LM的市场容量将会保持稳定的份额。与此同时,GE现有的供应商若想维持和GE稳定的关系将会受到其来自价格上施加的压力。

二、风电整机制造商放弃GE/LM,基本将LM视为GEBlades,与之形成竞争关系而不是将业务交给GE以前的供应基地,将GE置于孤岛上。

亚洲能源圈电网前景可期

叶片市场已经成熟,所有的风电整机制造商都在增加外包给独立叶片制造商的产量。优势很明显,包括增加应对区域需求变化的灵活性,增加满足新兴市场当地监管规范的能力,利用规模经济对原材料供应的影响,最终发挥其行业中领先的生产加工工艺的作用。GE/LM确实能够提供这些优势,但是其竞争对手们一直紧随其后,而且这样可能无法获得作为独立供应商的全部好处。

真正的检验将来自Siemens/Gamesa的反应。合并后作为世界风电整机制造商的领导者之一,他们与LM具有十分重要的联系,Gamesa是陆上风电市场的长期客户,而Siemens则通过对Adwen的并购占据海上市场(AdwenAD8-180采用LM的叶片)。考虑到在目前情况下VestasAcciona/NordexTPI的业务份额更重,对例如TPI这样的公司的不信任投票和大宗供货量变化,将更有可能把结果推向第二种情况。与LM有业务往来的中国的整机制造商们,可能也会转向地区巨头,如Sinoma

最终结果很可能在上述两种极端情况中和产生,而第二种结果出现的可能性或将更大。此次会谈中的不确定因素为LM的技术定位和对GE作为风电供应商竞争能力的后续影响。如果LM的技术和制造工艺非常出色,特别是其结构设计、负载优化和围绕预弯结构的现有知识产权给GE带来技术和商业效益,那么它将胜过客户流失造成的经济损失。想要维持多源供应的渴望,也会增加LM现有客户的粘性。

来源:中国电力报
 关键词:新能源
免责申明 网员服务 广告服务 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南京玻璃纤维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 www.fiberglass365.com.cn 苏ICP备14047797